明佳-进化吧少年

懒癌晚期,正在成长的道路上前进着。MHA相关cp杂食(微雷胜茶),极其偏爱轰百出胜√是产粮的主要cp(可能也会有上耳出茶切芦相关。

“我们还能成为英雄吗?”


“你们一定会成长为了不起的英雄,在我的世界里,你们都有着充满光明的未来。”

堀越耕平你真的不配,你就应该对着这些真情实感喜欢MHA的人切腹谢罪

写给富冈义勇的一封信

大战结束三天后的晚上,信鸦送给了在蝶屋修养的富冈义勇一封信,一封来自蝴蝶忍的信。


義勇さん

  身体还好吗,经过了一场大战,一定消耗了不少精力吧?请放心,我准备了足够的药品,相信在蝶屋孩子们的帮助下,鬼杀队的队友们会很快好起来的。安眠的花茶我也准备好了,如果不喜欢的话,在我房间的暗格里,有更符合义勇先生口味的茶叶,请喝一些试试看吧。

  平时义勇先生总是不爱说话,这可不行啊,现在战斗已经结束了,多学习一下如何与人沟通怎么样?这样以后的生活会更加便利哦。像炭治郎那样坦率的话,我相信不会有人会讨厌义勇先生的,或许还会变得受欢迎哦。

  姐姐曾经告诉过我,义勇先生其实是一位很温柔的人,我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在没有鬼的世界里,义勇先生一定能过上比现在幸福百倍的生活。之前我讲过的,在城镇里夏季会举行盛大的祭典,还会在傍晚举办烟花大会,就是我们上次执行任务时远远看到的那个,你还记得吗?请带上香奈乎他们一起去看看吧。还有秋日里京都的红叶,冬日里雪中的温泉,春日里盛开的樱花,请与孩子们一同好好欣赏一番,要珍惜美好的时光,好好活下去才行啊。

  我的羽织已经完成了它的任务,义勇先生的羽织也是如此,今后请带着茑子小姐和锖兔先生的祝福幸福地生活下去吧。

  一不小心说得太多了,那么就到这里吧,祝您身体安康。

  今晚的月色也很美丽。

  

  

                                                 胡蝶 しのぶ

  


富冈义勇抬起头,今晚也是晴朗的月夜。

很少回信的富冈义勇向蝶屋的孩子要来了纸笔,只写下了一句话。在春分日送给了彼岸的蝴蝶忍。

  我眼中的月色同样美丽。


关于昏迷的灶门炭治郎

看完图透的产物,我看比无惨先化灰的人是我

无cp向,全是剧透,动画党慎重

  灶门炭治郎眼前景象渐渐被血红覆盖。

意识越来越模糊,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就连疼痛感都开始消失了。

  难道只能到这里了吗。

  “炭治郎!炭治郎!”不知过了多久,炭治郎听到了久违的女声,炭治郎睁开眼睛,想要看清声音的主人,却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洁白的空间,身上的伤口都不见了。

  “在这边,炭治郎。”炭治郎连忙坐起来,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那是真菰。“你终于醒过来了。”真菰笑着对他说,炭治郎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真菰也摇摇头,比出嘘声的手势,制止了他。“听我说,炭治郎,你不该来这里,快回去。”真菰将炭治郎拉起来,示意他向前走。炭治郎尝试着向前走了一步,又回头看向真菰,她很少有如此严肃的神情。

  “不要回头!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吗,你必须前进,成为一个男子汉!”不知什么时候,锖兔也站在了炭治郎身后,“跑起来!战斗还没有结束!义勇还需要你的帮助,你的妹妹还在等你,不是吗!”锖兔推了炭治郎一把,“擦干眼泪,快走!不管前面是什么,你都必须前进!我们这些师兄师姐都在看着你呢!”炭治郎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向前跑去。真菰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加油啊,炭治郎,义勇,你们一定要活下去,回到鳞泷先生身边。”

  师兄师姐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炭治郎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空间里跑了多久,当他接近体力的极限时,终于看到了出口。炭治郎正准备一鼓作气冲过去的时候,周围的景色突然发生了变化,洁白的空间变得阴森,不知哪里来的雾气遮挡了他的视线,脚下也变成了松软的土地,彼岸花快速生长,缠住了炭治郎的双腿,阻止他继续向前。

  “不行……我决不能……在这里停止!”炭治郎用力挣脱,试图继续前进,然而彼岸花汇聚成了巨大的花藤,就要将炭治郎吞噬。

  “炎之呼吸,二之型,烈焰滔天!”千锤百炼的剑技将花藤尽数斩断,一位女子温柔地笑着,将炭治郎扶起来,并帮他整理了衣物。“灶门少年,快站起来吧!”炼狱杏寿郎把炭治郎护在身后,和炼狱瑠火一起在炭治郎和彼岸花之间形成了一道阻隔,“你还有未完成的使命!我相信你不会输的!你已经成长为能够支撑他人的柱了!”“炼狱先生……”炭治郎艰难地发出一点声音,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炼狱杏寿郎拍了拍炭治郎的头:“不用勉强自己说话,灶门少年,振作起来吧,你一定能离开这里,猪头少年、黄色少年和你的妹妹都在等你!”炼狱先生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暖,那么充满力量,“千寿郎也在祈祷你平安,加油,灶门少年!回去和鬼杀队的柱们一起,将鬼舞辻无惨斩杀!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快去吧,只要坚定你的心,就能找到这里的出口,回到地面上去!”

  彼岸花又一次发起进攻,炼狱杏寿郎再一次将它们斩断,并用剑气劈开了迷雾,炼狱瑠火为炭治郎指明了方向,“你是个温柔又强大的孩子,你一定能将这百年的悲剧锁链斩断的。”“去吧,灶门少年!”炼狱先生的声音也在耳边回响,炭治郎擦干了眼泪,向出口冲去,还有任务等着他完成,还有信念背负在他身上,不论多么痛苦,他都要勇往直前。

  穿过出口,映入炭治郎眼帘的并不是无限城的废墟,而是繁华的集市。来来往往的人们脸上挂着幸福又快乐的笑容,炭治郎一时陷入了混乱,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啊啦,小弟弟,你在这里啊。”炭治郎回头,一位穿着和服的美丽女性走到了他身边,虽然他从来没见过这位女性,却认得她的头饰,那是和香奈乎一样的蝴蝶头饰,“我妹妹从刚才起就一直在找你哦,快跟我来吧。”蝴蝶香奈惠拉起炭治郎,在人群中穿梭,炭治郎渐渐闻到了独特的紫藤花味,他曾在蝶屋闻到过的味道。

  “小忍,我找到他了哦!”香奈惠带着炭治郎在一间小屋门前停下,还没等香奈惠再说什么,穿着鬼杀队服的蝴蝶忍就猛地打开屋门冲了出来,将一瓶紫色药剂塞到了炭治郎手里,“炭治郎,马上把这个喝下去!快!”炭治郎第一次见到这么焦急的忍,连忙把药喝了下去。蝴蝶忍看到炭治郎喝了药,稍松了口气,对香奈惠说:“姐姐,我先带他过去。”而香奈惠却也换上了鬼杀队的队服,表示要一起去,“没事的小忍,姐姐会跟紧你的哦。”蝴蝶忍叹了口气表示默许,拉住炭治郎的手,又扬起了温柔的微笑,“你要拉紧我哦,炭治郎,要离开这里了。”说完,拉着炭治郎跳上了屋顶,向东方冲去,蝴蝶香奈乎也在两人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我刚才给你喝的是抑制毒素的药剂,珠世小姐告诉过我,鬼舞辻无惨的毒素会侵蚀人的内心。”蝴蝶忍一边带着炭治郎前进,一边向他做解释,“如果你还有剩余的气息的话,可以试着说句话哦。”“是!”炭治郎回应到,喝过药之后,他明显感觉身体轻了一些,现在声音也恢复了。蝴蝶忍轻笑,继续拉着炭治郎前进。

  终于,蝴蝶忍拉着炭治郎在一条河边停下了,蝴蝶香奈惠也落到了忍的身后。“炭治郎,等一下我和姐姐会掩护你过河,不要犹豫,一口气冲过去。”“忍小姐……不能过去了吗?”“炭治郎弟弟不知道吗,蝴蝶没办法飞过这样的水面哦~”香奈惠轻松地打趣道,蝴蝶忍无奈地看了看自己的姐姐,对炭治郎说:“我们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哦,炭治郎。”“是吗……”忍小姐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啊,炭治郎想。在炭治郎眼泪流出来之前,忍举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炭治郎,记得我之前给你说过什么吗,你要保护好祢豆子妹妹,替我和姐姐努力下去,还记得吧?”炭治郎点点头,“你可不能在这里死掉哦,祢豆子妹妹成功变回人类之后还要继续和你一起生活下去的呀,香奈乎还有善逸和伊之助也在等着你回去并肩作战不是吗?”这次忍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也不再散发出愤怒的气味,“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将鬼舞辻无惨斩杀,快去吧。”“炭治郎弟弟准备好了吗,当我把你推出去的时候就要一鼓作气冲过这条河哦!”香奈惠将手放在炭治郎背后,忍也退到了炭治郎身边,示意他前进。

  “一,二,三!”随着香奈惠的声音,炭治郎冲向河的对岸,同时河里伸出了无数只水形成的手,想要拉住炭治郎阻止他前进。“花之呼吸,五之型,幻之离草!”“不要停下,向东边走!虫之呼吸,蜻蛉之舞,复眼六角!”剑技将手一只只打破,在蝴蝶姐妹的掩护下,炭治郎成功离开了这里。

  接下来是一片森林,炭治郎在树木之间奔跑,一开始他还能分辨方位,但同样的场景不断重复,就算是在山里长大的他也没办法准确判断了。“请往这边走!”在炭治郎有些慌乱的时候,一位女性气喘吁吁地出现了,她打破了树木的循环,为炭治郎指明了方向:“这边就是东方!”“谢谢您!请问您是…?”“我叫里子*,请加油向前进吧!”炭治郎继续向东方奔跑,可里子小姐将循环打破之后,又出现了新的循环,这让炭治郎无比头痛,好在不断有人出现,帮他重新指明方向,有带着狐狸面具的师兄师姐,有黑发的夫妇*,有在列车上见过的少年*,有穿着细密花纹和服的妇人和打扮娇艳的年轻女子*,有带着火男面具的刀匠,有脸上有伤疤的老人*,有黑发绿瞳的女人*……在大家的指引下,炭治郎终于跑出了这片森林。在森林的尽头,穿着粉蓝渐变和服的女子上前,告诉炭治郎,再向东走一段时间,就会看到一座桥,只要成功走过桥,迈过一道门,就能返回地面。“祝您武运昌隆。”女子向炭治郎行礼,她的雪花头饰在闪闪发光*。

  随着桥一起出现在炭治郎眼前的是时透无一郎和时透有一郎。“哥哥你看,是不是和爸爸的眼睛一样?”有一郎拿着柴刀不耐烦地点点头,无一郎走到炭治郎身边,将他拉到桥头,“炭治郎,这座桥很难走,但你必须走过去。”“别磨蹭!赶紧跑过去就行了!”“没事的炭治郎,虽然我哥哥很凶,但是他并不讨厌你,你不是说过吗,勤于助人最终是在帮助自己,是你帮助了我恢复记忆,现在轮到我和哥哥来帮你了。”

  “时透……”“给我叫名字!别把我和弟弟弄错了!”“对不起!无一郎,你……”炭治郎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无一郎连忙扶住他,“那边快撑不住了吗,炭治郎,要抓紧了,这座桥会迷惑你的心智,你一定不能失去自我!等通过这座桥,就只有最后一个关口了,你一定要闯过去!你必须要回到地面上去帮助大家,去击败无惨!否则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炭治郎稳住身形,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一定会拼尽全力,直到将无惨斩杀!”“好,带着我的意志一起前进吧!拜托你了,炭治郎!”无一郎拉着炭治郎冲到桥上,有一郎也跟在他们身后。在他们踏上桥的一瞬间,无数魂魄状的不明物体将他们包围。“霞之呼吸,七之型,胧。”无一郎在这些阻碍中来回穿梭,为炭治郎开出一条路,有一郎也用柴刀砍向来袭的不明物,并向炭治郎喊到:“你小子,你还有个妹妹吧,可别像我一样啊!保护好你妹妹!”“就算要击败无惨也要努力活下去!炭治郎,加油啊!”时透兄弟的鼓励刻在炭治郎心里,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今晚势必要将无惨斩杀。然而下一秒,他脚下的桥面突然消失了,炭治郎掉进了无尽的黑暗中。

   炭治郎的大脑一片空白,无法集中精神思考,这时响起了一个声音。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就这样吧,在这里继续活下去有什么不好?”

  “就算能回到地面上,你的身躯也不能再战斗了吧,只会成为大家的累赘。柱们都很强,你的同期也很厉害,没关系的,交给他们吧,你可以休息了。”

  “睡吧。”

空洞的声音试图将炭治郎洗脑,炭治郎想要反驳,却感觉越来越困,眼皮越来越沉。“绝对不能睡过去啊!我一定要回到地面上!”炭治郎一直在暗示自己,可身体还是不受自己控制,渐渐往下沉。

  “嘎啊啊啊——”乌鸦的叫声划开了黑暗,无数只乌鸦在炭治郎身边盘旋,用鸟喙叼住炭治郎的衣服,将他往上拉,或是在炭治郎背后将他往上托。

  “炼狱杏寿郎,他在与上弦之三的战斗中阵亡了。”

  “阵亡!!蝴蝶忍阵亡!!她在与上弦之二的战斗中阵亡了!”

  “时透无一郎,不死川玄弥,他们在与上弦之一的战斗中阵亡了!”

  凄厉的叫声勾起了炭治郎的回忆,乌鸦有时会带来任务,有时会带来队友的死讯,前者炭治郎已经习以为常,而后者每次都让他感到撕心裂肺地疼痛。但他不能停下,只要还有恶鬼活在这个世上,他就绝对不能停下。每一位鬼杀队员都是会为了灭杀恶鬼献上一生的人,炭治郎当然不例外,往生者已经无法再回来,但他们的意志和希望都寄托在生还者身上。

  “在斩杀鬼舞辻无惨之前……我绝对不能倒下!!!”随着炭治郎的怒吼,黑暗猛地消散,有两只手拉住了他。

  “主公大人,天音大人……?”拉住他的人正是产屋敷耀哉和产屋敷天音,雏桦和日椛在也在父母的身旁。“炭治郎,你做得很好,你已经比第一次见面时强大了许多,现在的你一定能与柱们一起将鬼舞辻斩杀!”主公的声音又一次带给炭治郎无比的振奋感,“你和祢豆子填补上了百年来的空缺,让齿轮重新运转了起来,我相信你这次也一定能跨过面前的难关。”“前面就是出口,马上就能回到地面上了,跑起来,不要停下。”产屋敷夫妇将炭治郎拉到了桥对面,雏桦和日椛向炭治郎告别,“炭治郎先生,祝您武运昌隆。”

  炭治郎不断向前奔跑,马上就要到无一郎所说的关口了,可眼前的一幕让他愣住了。“玄弥!连珠世小姐也在?!这是怎么回事?!”站在关口前的怪物就像一个肉团,玄弥和珠世正在阻止它前进。“炭治郎!”玄弥还处在鬼化状态,他急切地催促到:“我们引开它的注意力,你快走!!推开那扇门你就能回去了!珠世小姐的药剂已经快用完了,血鬼术已经也对它无效了,抓紧时间!”“炭治郎,这不是我该来的地方,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长话短说,这怪物无惨毒素形成的,我们会尽力阻止它侵蚀你的精神和身体,你快回到地面上,一定要保护好祢豆子妹妹!”“帮助哥哥和悲鸣屿先生打败无惨!快去啊!”玄弥冲着怪物连开两枪,又用日轮刀砍出一条空隙,珠世连忙将血鬼停洒向那道空隙,让怪物无法愈合,炭治郎趁机冲了过去。“别死啊!炭治郎!”玄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炭治郎来不及擦拭眼泪,也来不及回头再看友人一眼,他只能不断前进。

  一道道血刃从身后砍来,炭治郎勉强躲了过去,但下一刻,血刃增加到不可思议的数量,形成了一张刃网,炭治郎只能拼命向前跑,只要比血刃更快就有机会离开。可血刃加速砍了过来,这一击绝对躲不过了。下一刻,本该砍到身上的血刃被一道强有力的剑技全部击破了,曾经出现在炭治郎梦里的人真实地站在了他的面前,“快走吧,我没能完成的使命,就由你来完成。”传承的花牌耳饰,同样传承了灭杀恶鬼的使命。

  “打不开……!”就算用在悲鸣屿先生那里集训时学会的重复动作也无法推开这扇门,炭治郎已经累得满头大汗,门却丝毫没有要打开的迹象。“不能放弃,绝对不能放弃!祢豆子,善逸,伊之助,香奈乎,义勇先生,甘露寺小姐,伊黑先生……我必须回去帮助大家,我必须要……将无惨斩杀!!”

  “加油啊!哥哥!”一双小手贴在了门上,用力向外推。“花子?!”随着炭治郎惊讶的呼声,更多的小手伸了出来,“这次我们要和哥哥一起努力!”“加油!使劲儿啊!”“祢豆子姐姐还在等哥哥!一定要帮哥哥回去!”

  “竹雄,阿茂,六太……”

  “炭治郎,”葵枝温柔地抚摸炭治郎的脸颊,为他擦去汗水与泪水,“一直以来真的辛苦你了。”

  “妈妈……”

灶门葵枝的左手抱着炭治郎,右手放在了门上。

  “你一定要和祢豆子好好活下去,妈妈和弟弟妹妹会永远保佑你们的。”

  大门打开了,炭治郎又进入到了白色的空间,但这次有个人在那里等他。

  “爸爸!”

  灶门炭十郎缓缓转过身:“炭治郎,你听好,火神舞的第十三式……”

  “炭治郎?!炭治郎!!不可能!骗人的吧!炭治郎!!”

  “权八郎怎么可能会死!快站起来啊……炭治郎!”

  “炭治郎……你快醒过来吧……”

  “哥哥——!”

  灶门炭治郎睁开了眼。

里子:被沼鬼吃掉的女孩子
 黑发的夫妇:累的父母
 列车上见过的青年:进入炭治郎精神世界的肺结核青年
 穿着细密花纹的夫人和打扮娇艳的年轻女子:被堕姬杀死的京极屋老板娘三津和死于花街战的艺妓们
 脸上有伤疤的老人:善逸的爷爷桑岛慈吾郎
 黑发绿瞳的女子:伊之助的妈妈琴叶
 渐变和服、雪花头饰的女子:上弦之三猗窝座,狛治的妻子恋雪。

关于习性

我流义忍,战后时间线,假设从179话之后没有人再死亡orz

    蝴蝶一般是在日光斜射的时候才出来活动的,大多数种类都是在白天飞舞,只有极少一部分在夜间出行。

    大战后的蝶屋每时每刻都在忙碌,来来往往的隐不停搬运着伤者,蝶屋的女孩子们脸上都挂着泪,手上包扎治疗的动作却从未停下。蝶屋失去的生命有很多,有蝴蝶香奈惠,有蝴蝶忍曾经的继子们,现在终于连蝴蝶忍也失去了。好在栗花落香奈乎回来了,接下来由她继承姐姐的意志,支撑蝶屋运转下去。

    富冈义勇本想回到自己的宅邸,但是鳞泷先生和炭治郎强行要求他在蝶屋居住,方便孩子们帮他治疗伤势。

  “那么,义勇先生就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炭治郎轻轻关上门,回到祢豆子和鳞泷先生身边。已经深夜,富冈义勇并没有感到困倦,常年在夜晚与鬼战斗而养成的生物钟不允许他在这时有睡意。蝶屋的药效果很好,蝴蝶忍亲手调配的药剂总是能让伤员迅速恢复,富冈义勇确认了自己的伤势,判断并无大碍之后,走到了蝶屋的庭院里。深夜的庭院就像他安静的水面,白天纷飞的蝴蝶现在都躲了起来,夜晚并不适合蝴蝶活动。

或许蝴蝶忍也不适合在夜间行动,富冈义勇想。18岁,151cm,37kg,她真的太小了,小到无法砍断鬼的脖子,这样的她到底要付出多大的艰辛才能成为柱呢,她又调配了多少药剂,才做出杀死鬼的毒素呢?不过不管富冈义勇有多少疑问,他都没机会得到答案了。

  “富冈大人,请回去好好休息,不要在伤势没有痊愈的时候就站在庭院里!”小葵突然拉开了屋门,压低音量冲富冈义勇说道。义勇还在发呆,没能及时做出回应。小葵懊恼地看着继续愣在原地的水柱,稍微提高了音量:“如果水柱大人再不回去休息,我就要……要去叫鳞泷大人来了!”熟悉的话语把义勇拉了回来,曾经小葵也经常说类似的话。

  “富冈大人,如果您再在这种情况下出门的话,我就要去叫忍大人来看护您了!”

  “富冈大人请按时来换药,不然以后我就只叫忍大人来帮您治疗了!”

  “富冈大人!水柱大人!您的药还没喝完!您要是再把药剩下我就让忍大人来盯着您服药了!”

如果水柱不好好接受治疗,就叫虫柱大人来“管教”他,已经成为了蝶屋的共识,但是现在蝴蝶忍不在了,小葵只能搬出他的师傅来压他。富冈义勇向小葵表示抱歉,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蝶屋他来过无数次,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不同,这或许是他首次真切地认识到蝴蝶忍的死亡。以后再没有蝴蝶忍在一旁调侃他,再没有蝴蝶忍赶来教训他让他好好接受治疗,再没有蝴蝶忍和他一同执行任务了。

    他还记得冬日里坐在一旁吃拉面的忍,但今后的冬日再也不会有蝴蝶了。

    他拉开屋门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紫色发饰,但佩戴发饰的人已经变成了栗花落香奈乎,就像他披上了锖兔和茑子姐姐的羽织,她披上了香奈惠的羽织一样。香奈乎端起药走到了义勇面前,“富冈先生,这是有安睡成分的镇痛药,请用下后好好休息吧。”香奈乎低下头,“这是忍姐姐之前特意调配出来的药剂,为了战后各位能在夜晚好好休息。”

义勇接过药,香奈乎抬起头看着他,对义勇说:“忍姐姐相信大家一定会胜利,并且希望大家都能平安活下来,包括您,富冈先生,她希望您能够平安健康地活下去。”

“所以,请您爱护自己的身体!”

这句话也是如此熟悉,蝴蝶忍也曾对他说过。蝴蝶香奈惠还在的时候,忍还是个不会隐藏自己情绪的女孩子,那次她恶狠狠地为富冈义勇包扎伤口,言语中充满嫌弃:“请富冈先生爱护自己的身体,这样的伤口处理起来很麻烦,而且不小心就会恶化了!”之后,成为虫柱的蝴蝶忍也曾一边保持着笑容,一边打空气拳抱怨:“如果富冈先生再受这么麻烦的伤,我就不会再为你治疗了哦!都已经是柱了,多爱护一下自己的身体怎么样?”

眼前的香奈乎也保持着笑容,接过他手中的水杯,准备离去。看着虫柱继子眼下的乌青,富冈义勇似乎想起了什么。

“栗花落,”他叫住了将要离去的香奈乎,“你的师傅……你的姐姐,她同样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富冈将目光转到她的紫色蝴蝶发饰,“你不必像你姐姐一样,做你自己就好了。”

——————————

  “炭治郎!炭治郎!不要丢下我!我想和祢豆子妹妹在一起啊!!”蝶屋门口,善逸正死死拉着炭治郎的衣服,伊之助在一旁不耐烦地吃着天妇罗。已经过了将近半个月,炭治郎等人的身体早已经恢复,这段时间一直在蝶屋帮忙女孩子们治疗病人。其他柱们在治疗完毕之后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宅邸,富冈义勇则是应鳞泷先生的要求,继续和炭治郎他们在蝶屋居住了一段时间。现在蝶屋的伤员大多都已经痊愈,鬼杀队员们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是分别的时候了。

   “善逸你快点放手啦,我没说过要丢下你吧,而且我和祢豆子都没决定好接下来去哪里,今天只是先出去逛逛而已啊!”炭治郎又用力拉回自己的衣服,直到小葵过来训斥了他们,这场拉锯战才结束。

   “真是有活力啊。”坐在廊檐下的鳞泷先生和义勇默默围观了全程,“炭治郎和祢豆子已经准备开始新的生活,你决定好今后的道路了吗,义勇?”“……我还不确定。”如今已经不再需要斩杀恶鬼,今后应该选择怎样的道路,富冈义勇还没有头绪。产屋敷辉利哉和两位妹妹为大多数无家可归的鬼杀队员安排了妥当的工作,以便队员们维持生计。而以前柱的工资很高,义勇平时开销也不多,几年来攒下的钱完全可以让他安然度过下半辈子,他暂时没有去找工作的想法。“没关系,你可以慢慢想,总有一条适合你的道路。”鳞泷先生拍了拍义勇的肩,起身离开了。

  “适合我的道路吗……”义勇轻声自语,他静静地望着庭院里纷飞的蝴蝶,脑海中突然闪过蝴蝶忍的话语:“富冈先生应该多努力和人交流哦。”确实,他不擅长言语,不擅长表达自己,某种意义上和原来的香奈乎有点相似,不过香奈乎已经成长了不少,他自己的进步倒是不大。说起香奈乎,那天晚上她在义勇面前又痛快地哭了一场,道谢之后和小葵一起回到房间休息了。当蝶屋的伤员开始减少的时候,香奈乎不再梳起马尾,将忍的发饰和香奈惠的发饰放到了同一个匣子里小心翼翼地保存了起来,她已经走出悲伤,和蝶屋的孩子们一起向前进。

   傍晚,炭治郎终于回来了,他兴奋地跑到祢豆子面前,将今天的见闻告诉她。“啊啊啊啊啊啊我听到了啊炭治郎!!你是不是丢下我然后想带着祢豆子去旅行啊!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和小祢豆子分开的哦!”善逸的声音穿透了半个蝶屋,自然也传到了义勇的耳朵里。炭治郎要去旅行啊,挺不错的,义勇一边吃着鲑大根一边想着。然而没过一会儿,炭治郎带着他的妹妹和几位好友敲响了义勇的门。

   “所以说,义勇先生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呢,也许还可以叫上甘露寺小姐他们一起去哦?”“一定会非常有趣的,义勇先生请和我们一起去吧!”灶门兄妹的缠人技能似乎同样都是点满的,而且这次还加上了更多的人助攻,“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旅行很危险吧??很危险的啊!富冈先生不跟着一起去的话岂不是更加危险?!”“猪突猛进!去新的山里冒险!”善逸和伊之助都很激动,虽然情感上不太一样;“会有庆典,有烟火大会,还有……很多蝴蝶……”香奈乎脸颊微红,有点不好意思,“要一起去看看吗,富冈先生?”

    前车可鉴,就算说不去,炭治郎也会一直缠到义勇说出“一起去”为止吧,于是这次义勇只是稍作考虑就答应了。蝶屋还有伤员在,大家决定半个月后再出发,这段时间炭治郎他们还留在蝶屋帮忙,义勇则陪着鳞泷先生回到了狭雾山。

   到了启程的时间,炭治郎一行人率先走到了狭雾山下,义勇向鳞泷先生告别,踏上新的旅程。

   “据说那边会有很多我们没见过的花,祢豆子一定会喜欢的!”

   “!那我要为小祢豆子编十个花环,到了祭典上还要买首饰买新衣服买好吃的……”

   “纹逸你吵死了!!”“哈??唯独不想被你说啊伊之助!!”

    “会有更漂亮的蝴蝶,它们还会停在小溪旁边喝水……真想早点看到啊。”

    

    “嗯,我也是。”水柱富冈义勇,并非凛然而立才是柱。

我永远记得最美的巴黎

巴黎是个非常美丽的城市。

Adrien被父亲禁止随意外出后,再也没了欣赏巴黎的机会。

直到Plagg出现在他面前

在没有黑化者出现的夜晚,Adrien有时会化身为Chat Noir偷偷溜出家门,黑猫会与夜色融为一体,保镖从未发现过他的身影。

有时候他会跑去卢浮宫,门口的透明金字塔在夜里格外美丽;有时候他会走到凯旋门,仔细观看上面的浮雕;他还会去凡尔赛宫,那里的皇宫城堡总能让人惊叹。

但更多的时候,他会站在埃菲尔铁塔上,将巴黎的夜景收进眼底。

他的绿瞳里倒映着绚丽的灯光,无人打扰的自由夜晚是对少年最大的褒奖。

他热爱这个城市,热爱他的生活,热爱他的家人与朋友。当黑化者出现,暗夜中的黑猫会举起他的利爪,守护他所爱的一切。


毫无意义的短打,我被官方的迷幻剧情伤透了心,已经不生气了,但是非常难过。

我是在第二季开播之前入坑的,最初是喜欢Chat Noir的设定,之后才开始嗑猫瓢感情线。作为战斗伙伴,他们应该相互信任相互依赖,创造与毁灭相辅相成,瓢虫与猫的地位也应该对等;作为感情线的主角,他们应该逐步升温,不断发现对方的闪光点,喜欢上对方的另一面。

但官方真的什么都写不好,第三季以来劝退的次数可太多了。我永远记得第二季结尾的神来之笔:

You and me against the word

You are our everyday ladybug

不如到此为止吧,让我们的超级英雄停留在一个还算美好的时期。


都来看忍姐姐杀鬼和忍姐姐转刀!!

是千空和Q版合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忍姐姐合集 我永远喜欢蝴蝶忍姐姐

我的妈呀,我现在马上给ufo道歉,虽然你们节奏有时候稀烂但是制作太牛逼了卧槽啊,别问,问就是马上都给我去看第十九集!!!